当然是因为半年没安姐姐比以前更漂亮更美丽了

分享到:
 看着她那依旧美丽、却带一丝疲惫的面容,陈凡心底一阵心痛。
 
    与父亲不同,上一世自己和父亲相依相伴,到了近三十岁才离开地球,那时父亲身体虽然不大好,但终究熬过了丧妻之痛,可以安稳的度过余生。
 
    而且父子俩都是感情内敛的人,不善表达。
 
    母亲出车祸离世时,陈凡才刚读大四,那时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母亲是家庭中的支柱,虽然她一年只能回来几次,每次都匆匆离去。但无论是自己还是父亲,都以她为依靠,是她支撑着这个小家庭,平安的度过二十几年的岁月。
 
    所以见到王晓云时,陈凡的心境怎么都稳不住。
 
    “妈,你一个人支撑着锦绣太累了,要不还是回来吧。”陈凡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冲动。
 
    “我们一家人好久没有一块吃个饭、出去旅游呢,我好想看看东非大裂谷的壮阔和巴西雨林的雄美呢。”
 
    “你这孩子说什么痴话。”王晓云脸色一板道:“我若放弃锦绣,我们一家子喝西北风去啊?你爸那个老古板,当个官还抱着文人的臭脾气,每个月就拿几千块死工资,等退休了,连房子都得给政府退回去,到时候我们去睡大街呀?”
 
    “还有你,学习也不好好的,妈要不给你挣个大大的家产,日后怎么娶老婆?”
 
    王晓云青葱玉指戳了陈凡的额头,没好气的道。
 
    “妈,你就别数落小凡了,他知道错了。”
 
    旁边的温婉女子捂嘴笑道。
 
    “也就是你安姐姐护着你,否则有你好受的。”王晓云一瞪眼,凶巴巴道。
 
    她虽然看着生气的样子,但眼底的疼爱怎么都无法抹去。陈凡站在那,陪着笑,心底的温暖却如同泉涌一般。
 
    上一世自己很厌烦母亲的说教,但等他想听的时候,母亲已经香消玉损,那时哪怕他再捶胸悔恨又如何?只能带着无尽的痛苦继续活下去。
 
    好在自己当时还有安姐姐陪伴,但父亲的痛苦却很重,只不过他远比陈凡坚强,他将后半生的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工作中,虽然官没升多大,却造福一方,赞誉满城。
 
    想到安姐姐,陈凡转头看向旁边的温婉女子。
 
    正好女孩也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一对,温婉女子捂嘴轻笑,眼中波光莹莹,一双黑白分明的美眸满是笑意和溺爱。
 
    “安姐姐。”
 
    再见伊人,陈凡不由呆住了。
 
    安雅并不是陈凡的亲姐姐,她母亲安锦绣和王晓云是从小玩到大的死党闺蜜。安家在京城虽然比不上王家,但也是个大家族。
 
    可惜安母当时在大学时就谈了恋爱,甚至珠胎暗结。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未婚先孕,是多大的丑事?何况还是安家那样的世家。
 
    最后男方承受不住压力跑了,但安锦绣却顶着众人的白眼,坚持生下安雅。在安雅稍微懂事时,她母亲终于也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撒手人寰,只留下五岁的小安雅。
 
    当时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安家感到羞耻,她的父亲则不知所踪,最终还是王晓云力排众议,将安雅带回了楚州。
 
    甚至王晓云后来的锦绣集团,名字也来自于安雅的母亲。
 
    从那以后,小陈凡的生命中除了父亲、母亲、小琼外,又多了个安姐姐。
 
    想到第一次见到安姐姐,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时,陈凡脸上就不由闪过一丝柔意。
 
    ‘我小的时候调皮,每次闯祸,母亲要打我的时候,都是你包庇我,将罪过揽在自己头上。’
 
    ‘很多时候母亲工作忙,都是你代替他们照顾我。用一双小手哄着我入睡,哪怕很晚了,你也很困,却坚持在床头给我讲故事。’
 
    ‘我没有零花钱的时候,是你将自己攒下来的钱都塞给我....’
 
    ‘长大后,在母亲去世,我不知所措时,也是你用一双稚嫩的肩膀撑起了整个锦绣集团这个大厦。那时的你也才仅仅二十五岁啊!却要接管一个上百亿的大企业。’
 
    ‘最后我不听你的劝告,一意孤行,把锦绣搞得分崩离散,带着如鸵鸟心态般逃回楚州,也是你在中海默默收拾残局,努力弥补,希望能重新建立一个新的锦绣。’
 
    ‘我这一生负父亲许多、负母亲许多、负小琼许多....但负的最多的,是你啊。’
 
    陈凡心中呐呐自语。
 
    这个女孩虽然温婉柔弱,但却远比他要坚强的多。
 
    母亲去世,父亲陷入悲痛,也是她一边拼命工作,一边给父子俩人打气,让他们重新振作起来。
 
    ‘这个家庭,在母亲去世后,如果没有你,只怕早就垮了吧。’
 
    他的目光忽的悠长,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那五百年前。
 
    当年他离开地球的时候,除了心念父亲外,最担忧的就是安姐姐,怕她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母亲是自己的依靠,但自己何尝不是安姐姐的依靠呢?她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不知所踪的亲生父亲外,最亲的也只剩下母亲和自己了。
 
    所以他当年拼命想回归地球,就是为了再见一下她们,看她们是否安好?可惜最终回归时,已经是一百多年之后了。
 
    时光沧桑,故人逝去,只剩一抔黄土。
 
    哪怕有再大神通,也挽回不了岁月。
 
    “小凡,你看着我干嘛?”
 
    安姐姐突然柔声道。
 
    “这小子在楚州闯下祸了,想让你帮他擦屁股呢。”王晓云哼了一声。
 
    安雅捂嘴偷笑,陈凡也回过神来,展露笑颜道:
 
    “当然是因为半年没见,安姐姐比以前更漂亮更美丽了。唔...妈也更成熟更有气质呢。”
 
    “你就会贫嘴,要是成绩有你那张嘴得力,你妈妈我也不会整天为你头疼了。”王晓云翻了白眼。
 
    三人一直说笑着,回到了家中,陈恪行一反平时早出晚归的工作时间,竟然罕见的等在家里。
 
    母亲回来,是家里的头等大事,陈恪行也有好久没有看到自己这个心爱的妻子了。
 
    众人坐下,陈凡殷勤的给大家泡茶削水果。
 
    他这样勤快,连孙秘书都非常吃惊,父母眼中更是闪过一丝欣慰。
 
    以前的陈凡,可是家里的大少爷,坐在那等人伺候的,哪有现在这样懂事。
 
    “好了好了,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你还是去哄着你安姐姐吧,到时候她帮你多求情几句,你那屁股也能少挨顿打。”王晓云随手将两人打发走了。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当然是因为半年没安姐姐比以前更漂亮更美丽了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