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老家还有一位陈凡太叔公辈都已经九十多岁

分享到:
   “要跑车干什么?你以为我们家小凡是你啊,他还是学生呢。”
 
    安雅站出来反驳道。
 
    “哎呀,安雅,你这话就错了。陈凡那成绩,和我也就是半斤八两的,未来云婶花点钱,把他送去国外某个社区大学就行了,再读也是浪费。”
 
    陈旭不怀好意道。
 
    他是典型的纨绔子弟,吃喝漂赌抽五毒俱全,在外面结交了一大圈各家的公子哥,都是爱玩的。最后高考总分700分的试卷他只考了200分,直接被他爸撵到澳大利亚去读书了。但他哪能在澳大利亚呆得住?一年有半年跑回国内浪。
 
    “噗嗤。”
 
    陈旭话一出,不少人都轻笑出来。
 
    大家对陈凡的底子很清楚,知道他学习也不怎么行。
 
    在这样的大家族中,考核子女的除了成绩外还有能力,最不济的也要看你交际手腕如何。如果这三样都没有,那就是彻底的废物,只等着家族每年给你钱让你花天酒地,别闯祸就行。
 
    市面上招摇晃荡的那些富少公子哥,大部分都是这类型。真正的大家族精英,如陈安、陈宁这种,早就规划了未来道路,有广阔的前途,哪会出去玩乐?
 
    显然在众人看来,陈凡就属于前一种。
 
    “什么社区大学?小凡日后要进金陵大学的。”
 
    安雅虽然这样说着,但脸色却不由一黯。
 
    陈凡一直以来的表现,她也很清楚,所以她才拼命学习工作,想努力强大起来,日后哪怕陈凡一事无成,自己也能保护他,给他安乐的生活。
 
    “金陵大学?”
 
    陈旭差点没把嘴都笑歪了。“他陈凡如能进金陵大学,我就能上哈佛耶鲁!”
 
    金陵大学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名校,陈家第三代的小辈中,也就陈宁考了进去。
 
    大家也都摇头不信,除非云婶花钱给大学建一栋图书馆,否则凭陈凡的能耐,这辈子都考不进去!
 
    “哦,是吗?我要进了金陵大学又如何?”
 
    陈凡突然道。
 
    “你进金陵大学?”陈旭眉眼挑到天上,“你若考上金陵大学,我以后见到你就叫你二哥,行不行?”
 
    陈旭在家族中排名老二,所以一直被大家喊二哥。
 
    “小凡....”安雅担忧的拉了拉他的胳膊。
 
    “没事,安姐姐。”陈凡耸耸肩道:“到时候赢了我也不让你喊二哥,你只要从此见了我安姐姐,毕恭毕敬叫一声姐就行。”
 
    “如果你输了呢?”陈旭双眼一眯,不怀好意道。
 
    “我输了?”陈凡头一歪,心中好笑,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输。“我输的话,随便你提什么要求。”
 
    “好,一言为定!”
 
    陈旭猛地一拍扶手,兴奋道。
 
    他绝不相信陈凡能凭自己的能耐考入金陵大学,不止他不信,其他的兄弟姐妹也不信。
 
    安雅见木已沉舟,只能暗叹口气,心想到时候只能让妈找找关系了,小凡既然要赌这口气,总不能让他在兄弟姐妹面前落面子。
 
    “算了,大家都是兄弟,开个玩笑而已,别当真。”陈安沉声道。
 
    见陈安发言,陈旭只能悻悻的坐了回去。
 
    “不过小凡,你二哥说的也对。在你这个年龄,学习是头等大事。以后有名校文凭,无论是进政府单位还是接手云婶的产业,都事半功倍。”陈安带着一丝盛气凌人,指点道。
 
    “文凭不但是学历,更是能力。你若是哈佛商学院的硕士,和一个野鸡大学肄业相比,同样接手企业,公司上下是会服你还是服他呢?”
 
    这毋庸置疑,大家肯定服名校硕士,所以哪怕许多富少,也会被父母逼着送进名校镀金。
 
    陈凡笑了笑,没搭理。
 
    陈安的话对普通人有用,但放在陈凡身上就不准了。
 
    堂堂北玄仙尊,如果还要靠文凭吃饭,传出去,不得笑掉整个修仙界的大牙?
 
    见陈凡不以为然的样子,陈宁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鄙视。在她看来,这个小屁孩现在目空一切,日后迟早会在社会上碰壁的。
 
    “大哥,咱们晚上有什么安排啊?”陈旭不耐烦的道。“我哥们最近开了家场子,要不我们去给他暖暖场?”
 
    “别啊,二哥,你的那群狐朋狗友,开的不是什么酒吧就是ktv,陈安大哥都是公务员了,能随便进哪种场合吗?”旁边少女嗤之以鼻。
 
    “那你们说去哪?”陈旭两手一摊。
 
    “要不,咱们去那个地方吧?”另一个少年眼前一亮道。
 
    ————
 
    PS:谢谢书友150322、写作绅士读作变态、老鬼16th的1000。谢谢我的爱只属于你的500。谢谢么么哎、Sui风飘絮、伊雷~、缘之空、书友150701、寂静年华、家有三宝1、小丑权、路人乙的单恋、UFO飞走了、风云再起吧、Lyrices、紫色枫红、熊你大爷、弑神者残叶的打赏。
 
    呜呜,卡文了,好痛苦啊,想不出东西来,只能水一章了,超抱歉呢,明天绝对不会再水了...泪崩。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陈家小宴
 
小堂弟正要继续说时,众多长辈从楼上鱼贯而下,要正式开宴。
 
    老爷子喜静不喜动,所以哪怕陈凡二伯已经在金陵最好的希尔顿大酒店订了一个豪华包厢,也只能推了。
 
    宴席就摆在自家客厅内,但请的厨师都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
 
    先是制作精美的冷盘,鱼卵沙拉、鱿鱼包蛋、盘菜年糕、共和凉卷、浇菜豆腐。虽然都是平常酒店能吃到的,但通过大师傅的手艺,不但外表精致,吃起来赞不绝口。
 
    然后是西餐的开胃菜,意大利风干牛肉、芝士拼盘、虾仁鸡尾杯、烟熏三文鱼,配上俄罗斯空运过来的顶级黑鱼子酱,让人润滑爽口,味道大开。
 
    一轮上完之后,才是正菜。金陵属于京苏菜系,吃的都比较偏甜、偏淡,本来是不符合北方人口味的,可是经过大师傅巧妙处理后,却甜而不腻,丝毫没有影响大家胃口。
 
    等酒过三巡之后,老爷子率先停筷,大家也都纷纷住嘴,知道老爷子要训话了。
 
    “这次在回陈家村前,我们先聚聚,开个小宴,总结一下今年的得失。”陈怀安沉声道。
 
    众人一片肃然,有些今年做的好不的,心中就惴惴不安。
 
    陈家是个大家族,并不止陈怀安这一支,他还有好几个兄弟和堂兄弟,都开枝散叶,遍布整个金陵乃至江南诸市。甚至老家还有一位陈凡太叔公辈,都已经九十多岁了。
 
    每年过年,大家齐聚在陈家老宅,交流人脉,商讨来年事宜,同时也是各家小辈互相攀比的时候。陈家虽然几十年来没出过高官巨富,但正是凭借这股凝聚力,向心力,才屹立金陵。
 
    “先从老大说起。”爷爷缓缓道。“政行今年办的事情不错,秦市长前不久和我提起过你,对你赞誉有加,再沉淀几年,就有机会提副市长,或者外放到其他市去。”
 
    陈凡的大伯陈政行,算是陈家现在官位最高,位居金陵市政府办主任,陈家现在的声势,有一大半是他撑起来的。
 
    得到老爷子赞誉,陈政行面色沉稳,不见悦色,但他老婆早就喜笑颜开。
 
    大家纷纷用嫉妒和羡慕眼神看着大伯一家,能得到大市长的称赞,看来陈政行仕途又要再升一阶。
 
    “大哥一向做事沉着,一步一个脚印,也该他当副市长了。”陈凡二伯陈谦行赞叹道。
 
    “是啊,以大哥现在的路子,我们陈家未来说不定也要出个省部呢。”小姑夫一脸羡慕。
 
    “大哥升了副市长,我们陈家就不一样了,以后看其他几脉,还敢不敢对谦行的董事长之位说三道四。”二伯母酸溜溜的道。
 
    陈氏集团非陈凡爷爷这脉独有,而是整个陈家村合资出力的,虽然陈怀安这一支占据主导地位,但其他几脉对陈谦行的能耐一直颇有微词,搞得陈怀安也不好过多维护。
 
    但陈政行若能升到副市长的位置,那反对声音就可以尽数压下。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甚至老家还有一位陈凡太叔公辈都已经九十多岁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