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实际比之前清瘦多的老爷子陈凡心中叹了口气

分享到:
  金陵可是省会城市,它的副市长,地位不比其他市市长要差。
 
    “老二这个,也不怪其他人说,是你自己做差了。”陈怀安毫不留情训斥。“上亿资本交在你的手中,这十几年来涨幅才多少?当时和你同一批成立的,现在上市的上市、出省的出省,只有我们陈氏集团还缩在金陵,他们怎么会没有怨气呢?”
 
    “你甚至还不如晓云,人晓云一个人跑到中海,白手起家创立锦绣,现在资产都快追上陈氏了。我看你再当不好,干脆让晓云来当这个陈氏集团的董事长吧。”
 
    陈谦行被训得满头大汗,本来就肥头宽面,油光滑腻,现在更是汗水淋漓,如同刚蒸过桑拿。
 
    “好了好了,老二做的也没错,公司那么多股东给他拖后腿,他能好不容易整合在一起,已经不容易了。”陈凡奶奶站出来,给自己疼爱的二儿子打圆场。
 
    一边说着,一边冷眼看了看坐在对面的王晓云。
 
    老太太满头银发,面容慈祥,但陈凡却和她并不亲。
 
    记得小的时候,每次过年,爷爷带回来好的糖果、零食。老太太分的时候,都紧着大伯和二伯家的几个孙子孙女,最后才轮到陈凡。
 
    尤其老太太对陈凡母亲最为痛恨,在她看来,要不是这个女人将自己的儿子拐跑了,又惹来祸端,现在的陈家不知是何等兴旺?
 
    “算了,你好自为之。”陈怀安心中无奈,只能无力的挥挥手。
 
    自己这个老太婆最为娇惯二儿子,否则当时陈氏集团也不会落在庸人之姿的陈谦行手中。
 
    “恪行啊,你现在工作怎么样?”面对陈恪行时,老爷子态度明显缓和下来。
 
    “报告爸,我今年主要负责协助胡县长,建成一个投资两个亿的农业园....”陈恪行一本正经的坐着报告,将自己这一年的工作都详细道来,老爷子全神贯注,听得不住点头。
 
    等他结束后,还大加赞叹,鼓励他多努力工作。
 
    但其他几家明显看不过眼了,二伯母低声咕哝道:“就一个屁大的副县长,搞得好像副省长似的。老爷子对老大都没这么称赞,太偏心了。”
 
    她声音虽小,但左右几人都能听见。
 
    陈凡和安雅正坐在她旁边,安雅闻言微皱颦眉。陈凡虽面无表情,心中也是不喜。
 
    “要我说,老三啊,你干脆调来金陵算了。泗水县那种落后的地方,有什么好干的?你来金陵,二哥我保你三年正处,怎么样?”陈谦行也大大咧咧道。
 
    “对啊,三叔,你干了二十年才干到副处,而小叔入行十年,位置都比你高了呢。”陈旭也接嘴道。
 
    陈恪行坐在那八风不动,但脸上不由闪过一丝尴尬。
 
    他的几个弟弟妹妹进入政府机关本比他迟,但现在级别都纷纷超过他。甚至连自己大侄陈安才工作几年,就已经升了科级。相比之下,他还死守在泗水县那个小地方,就显得愚钝顽固。
 
    老爷子停语不言。
 
    显然他之前虽在称赞,但心中对陈恪行回金陵也抱有期待的。
 
    王晓云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她性格好强,怎能容忍老公被别人说三道四。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
 
    “我爸现在官虽小,却是在踏踏实实做着功绩,几年之后,升个市长省长,还不是等闲?”
 
    陈凡一言出,满堂皆惊。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别说市长省长,便是县长都不是几年能升的。”二伯好笑道。
 
    “对啊,小凡你年龄小,对官场不了解的。”大姑父也劝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大伯威严最重,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他性格沉稳,近似老爷子,最讨厌这种好为大言的。
 
    其他几家也摇头嗤笑,便是老太太都轻哼一声。
 
    陈恪行和王晓云只觉如坐火炕,脸上一片炽热,自己这儿子真是不学无术啊!说出的话都惹人发笑。
 
    “爸,你还不知道吧。小凡刚才还说他要考上金陵大学呢?相比之下,我感觉还是三叔升市长来的容易。”陈旭乘机嘲笑道。
 
    “金陵大学?”
 
    诸多长辈都愣住了。
 
    那可是江南省最好的学校,是能随意进的?尤其大家对陈凡的成绩,都心知肚明。
 
    “老三啊,你该管管自家小孩了,别没事就说大话,这要是传出去了,不得丢我们陈家和老头子的脸?”陈凡奶奶一脸不悦道。
 
    “是,是,妈。”陈恪行满脸尴尬,挤出一丝笑容。
 
    他自己被说从来不觉得丢人,因为他心中有信念,在一步步践行自己的信念。但儿子却被当众训斥,让陈恪行只觉有生以来都未有如此难堪过。
 
    看着坐在那被众人围攻的陈凡,陈宁双眸掠过一缕笑意:
 
    ‘小屁孩,现在知道口出狂言的下场了吧。’
 
    ————
 
    PS:谢谢星ξ火盟主的2000。谢谢守护家族的1500。谢谢色色∮龙、人生如梦我如梦中人、月幽梦绵、书友160825的1000。谢谢世界无边的500。谢谢wu尽、唐青辰、将丨进丨酒、痞痞de清风、随风之飘絮、心异远、wu尽、博克图v、寂静年华、绯影如月、书友160426、C.c柚夜、看似斯文、绝对+书虫、曉愛無悔、潇洒丶哥、love夜风、奈何桥北的游魂、万真红、翻云天、怪我冷、么么哎的打赏。
 
    呜呜,好几次把‘月幽梦绵’同学的打赏漏了呢,在此非常感谢,继续求票票O(∩_∩)O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马术俱乐部
 
面对众人或是幸灾乐祸,或是皱眉轻叹的神情,陈凡脸色不变,但心中却摇头冷笑:
 
    ‘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你们又怎知道我的能耐?’
 
    不过他也懒得反驳,一群自以为是的亲戚罢了。
 
    他家从小就没受过陈家的助力,当年陈氏集团被他二伯搞垮的时候,还是锦绣拉了陈氏集团一把,而后来锦绣崩塌时,陈家也只是假惺惺的安慰几句罢了,一点都没出过实际帮助。
 
    在陈凡心中,这偌大陈家,也只有爷爷对他们一家心疼关爱。
 
    ‘爷爷当时去世的太早,没过两年就检查出癌症晚期,否则也不会有后面那些事。’看着坐在首位,表面精神抖擞,但实际比之前清瘦多的老爷子,陈凡心中叹了口气。
 
    有老爷子在,陈家还能维持住,但老爷子一倒下,陈谦行无人约束,肆无忌惮的在集团里捞钱,很快就搞垮了陈氏集团,甚至最后还牵连到了陈政行。
 
    ‘不过我这一世既然重生回来,自然不会看着您这样遗憾离世。’陈凡心中道。
 
    癌症晚期又算什么?这在地球是不治之症。
 
    但在修仙界,随手一枚培元丹就能治好。
 
    ‘可惜炼制培元丹的药材我暂时还凑不齐,’陈凡微微皱眉。‘得找个机会把精气丸和灵气水送给老爷子,有这两样,至少把他的病情能延缓四五年,那时我必能找到真正的治疗方法。’
 
    陈凡想着时,却不知道陈怀安心中也在惊疑。
 
    别人以为陈凡口出大话,只有他隐约能感觉,自己这个孙子并非在吹牛,陈凡说话时眼中流露出的那股傲然和自信,绝非虚假。
 
    ‘可是,他这股底气从何而来呢?’陈怀安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由于老爷子突然沉默,这顿饭匆匆就结束了。
 
    吃完饭,陈恪行看了眼陈凡,犹豫许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摇头离去。
 
    心中对这个儿子失望之极,本以为他去楚州半年有所改正,没想到还是原来那副模样。
 
    只有王晓云暗中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爸是老古板,别听他的。儿子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超解气!我早就想说了。一群混日子的官僚,也好意思对你爸说三道四。”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但实际比之前清瘦多的老爷子陈凡心中叹了口气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