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两腿紧紧夹住马鞍双手扶着马脖子既害怕又兴

分享到:
 陈凡哭笑不得。
 
    这才是自己老妈的性格,爱恨分明。
 
    她当年敢为了爱情一怒反出燕京王家,又怎么是忍气吞声的人呢?
 
    “去我之前说的马场玩吧。”
 
    诸多长辈走后,大家商量晚上去哪玩,小堂弟又跳出来。
 
    “鼎湖区那边新开了家马术俱乐部,据说是英国一位回来的美女老板创建的,投资上亿,占地面积很大呢。”
 
    小堂弟是四叔家的小孩,人虽然不大,但精灵古怪。
 
    “那个马术俱乐部我也听说过,老板曾在英国伦敦最著名的温布利敦马术中心求学,据说她回国开马场,还请了一位得过奥运盛装马步铜牌的教练。”大姑家的女儿先是兴奋,然后忽的愁眉苦脸道:
 
    “不过它是会员制的,会员发放很严格,要求三个老会员担保,并且还要通过老板审核,我们怎么去啊。”
 
    “这怕什么,陈安大哥和小宁姐都是马术爱好者,会没有那俱乐部会员?”
 
    陈旭满不在乎道。
 
    众人用希冀的目光看向陈安。
 
    正常情况下,凭他们是绝对进不去这种贵族式的俱乐部的。
 
    果然陈安点点头道:“我和那家俱乐部老板有些交情,带你们进去还是可以的。”
 
    “陈安大哥万岁!”
 
    众多少年少女跳起来欢呼。
 
    连安雅都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她在中海忙于工作学习,好久没有放松了。陈凡本不想去,但见安姐姐意动,就改了主意。
 
    ‘我确实有很久没有陪她出去玩了。’陈凡心中感叹。
 
    ......
 
    金陵市,紫韵马术俱乐部。
 
    众人到的时候,陈安出示会员卡,就有一位穿着黑色套裙丝袜,容貌精致的女经理出来,将大家引入俱乐部,一边走,一边介绍道:
 
    “我们俱乐部骑马是按照鞍时计费的,每一鞍时是5000元。如果要挑选更高级的纯种马,或教练教学,则另外计费。”
 
    “此外,各位是新来的,需要购买一套骑马装,每套3万元....”
 
    听着经理介绍,几个少年少女都不住砸舌,一鞍时就是45分钟,骑45分钟要5000块钱!在场陈家众人虽然各个家庭都属于中上阶层,但也承受不了这样的花费。
 
    “怕什么,这里的消费,我全包了。”陈旭拍着胸脯。
 
    他爸执掌资产十亿的陈氏集团,怎么会在意这点花费。
 
    “小凡,这里真漂亮啊。”
 
    安雅走在青色草地上,看着周围一望无际的马场,惊讶道。
 
    能在金陵郊区建起这样一块宽阔的马场,不知道紫韵俱乐部的老板花了多少钱和关系,不过陈凡毫不在意这些。
 
    他含笑看着少女姿态的安雅。
 
    对陈凡来说,能让安姐姐快乐,便是把整个马场都买下来又如何?
 
    众人开始随着各个教练去挑选坐骑,分配给陈凡二人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男教练,容貌棱角分明,鼻梁高挺,赫然是个混血帅哥。
 
    他自我介绍叫保罗。
 
    保罗一见到安雅,眼睛就直发亮。他自从来紫韵当教练后,凭着混血身份和英俊容貌,也勾搭过不少白富美,但还是第一次见到安雅这样既漂亮,气质又温柔如水的女孩。
 
    ‘这才像江南水乡的如画仕女啊。’保罗心中感叹,脸上笑容越发旺盛。
 
    “这匹安德烈夫人是我们马场中最温顺的母马,美丽的小姐既然是新手,那最好先挑选它。等您熟练了之后,再选择其他的赛马。”保罗滔滔不绝。
 
    他一边介绍,目光就没离开过安雅身上。
 
    安雅换了身黑色的猎装,上半身是小马甲,下半身是紧身白色马裤加棕色马靴,带着女式头盔,英姿飒爽,比起之前别有一番韵味。
 
    她兴致勃勃的看着这匹红色母马,还小心翼翼的想去摸它。
 
    安德烈夫人确实温顺,丝毫不介意。安雅尝试着抓了一把饲料喂它,它就伸出长舌一口卷起。
 
    “这位先生,您要不要也挑选一匹呢?我们这边有给少年骑乘的蒙古马和矮种马。”保罗专业的介绍道。
 
    “不用了。”
 
    陈凡摆了摆手。
 
    这次来,主要是陪安姐姐的。他曾经在宇宙中骑过不知道多少强大生物,甚至连毁灭一颗星辰的星空巨兽都是他的坐骑,几匹凡马,哪能引起他的兴趣?
 
    见陈凡拒绝,保罗一愣。
 
    哪有来俱乐部玩却不骑马的,尤其还是男孩子。
 
    他尝试着解释道:“先生,我们这里的赛马都很温顺的,尤其矮种马,非常矮,您骑上去不会出一点事情。”
 
    “我说不用了。”
 
    陈凡淡淡道。
 
    见此,保罗只好闭嘴,但眼中却闪过一丝轻视。
 
    作为马术故乡的英国人出生,他对那些不敢骑马的人抱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
 
    在保罗的指挥下,安雅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安德烈夫人身上,她两腿紧紧夹住马鞍,双手扶着马脖子,既害怕又兴奋。
 
    “小凡,我好怕啊。”
 
    安雅小声叫道。
 
    “没事,有我呢。”
 
    陈凡在旁边安慰,有他在这里,怎么可能让安雅摔下来。
 
    保罗在前面牵着,出了马廊,小步走到了场地中央。
 
    这时,突然有几匹高头大马奔跑过来。
 
    “安雅!”
 
    来人远远的打招呼,正是陈宁兄妹。
 
    两兄妹都是马术爱好者,有自己专门的坐骑。而跟在旁边的陈旭则骑着一头通体黑亮的纯种马,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见到陈凡后,还故作惊讶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她两腿紧紧夹住马鞍双手扶着马脖子既害怕又兴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