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个孙子就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

分享到:
 
    “戴好了。”
 
    陈凡拍了拍手,看着眼前的女孩。
 
    见她俏脸微红,如同半熟的大苹果,可爱至极。陈凡没在意这些,反倒是郑重道:
 
    “安姐姐,这个玉牌你一定不能拿下来,要随身带着,它可是我请一位大师开光的祈福玉牌,能保人平安幸福。”
 
    “真的吗?”安雅眨巴着大眼。“洗澡睡觉都不能拿吗?”
 
    “不能!”陈凡定定看着她:“你一定要答应我。”
 
    面对陈凡清澈的眸光,安雅脸更红了,点头呐呐道:“好呢。”
 
    这时陈凡才轻舒一口气。
 
    这玉牌自非什么祈福、抛光的普通玉。而是陈凡让魏老三、吴大师等人收集的极品玉石,经过他日夜炼制,最终炼成的护身玉符。
 
    护身玉符只要戴在身上,至少能挡住两三次狙击枪或重型卡车的撞击,非普通的一次性护符可比。
 
    这样的玉符,以陈凡之能,也只能炼成四块,父母,安姐姐和小琼一个人一块。
 
    想到这,陈凡又掏出两块玉符,吩咐安雅,以她的名义送给王晓云和陈恪行,就说是是新年礼物,别透露陈凡。毕竟陈凡从小顽劣不懂事,在家中话语常低,父母未必听他的。
 
    安雅虽然奇怪,但只以为是陈凡的一片孝心,就点头同意了。
 
    两人回家之后,晚上是丰富的晚宴,一直玩闹许久,才最终休息。
 
    第二天,陈凡一家就要起身去金陵过春节了。自从和王家闹崩后,每次春节都是在金陵市的爷爷家度过的。
 
    “金陵,我终于又来了。”
 
    陈凡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悠然出神。
 
    “不知道那些故人,是否依然如旧?”
 
    ————
 
    PS:谢谢少年武侠梦、1摆渡人1、星ξ火的2000。谢谢lm我爱王苗、的1000。谢谢逍遥、1hp、书荒了都、血腥爆炸者、的500。谢谢尼莫v、缘之空、是你发个、伊雷~、云翎雨冥、威风朝廷臣、asdsxqe、谢汉良、邱枫帝国、猎魔人黑白子、青松道长、天心既我心、我叫秋帆、华夏王森峰、妖魍的打赏。谢谢大家,继续求推荐票呢O(∩_∩)O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陈家
 
江南水乡,金陵灯火。
 
    陈家的别墅位于东山旁,这里地处郊区,幽远僻静,正适合上了年纪的人养老。
 
    陈凡的爷爷陈怀安自从金陵市领导位置退下来后,就一直住在这里养花弄草,含饴逗孙。而子女们也都很争气,除了三儿子跑到江北一个不知名小县城外,其他的几个儿子女儿都在金陵市的政府和企业中身居要位。
 
    陈家在江南省虽然算不得大家族,也没出过什么省部级高官,但在金陵可以说是根基很深。方方面面都有广阔的人脉。不止陈怀安,他的几个兄弟也开枝散叶,以他为首,凝聚出了一个不容小觑的‘金陵陈家’。
 
    这天,陈怀安早早的就站在别墅前,看着远处。
 
    他那个倔强的三儿子终于要回来了。
 
    想到陈恪行,陈怀安就叹了口气,这是他最疼爱的儿子,自小就才气非凡,在80年代考上了华清大学,成为了整个陈家的骄傲。但偏偏性格极犟,一身文人傲骨。否则也不会和王家闹僵,负气跑到了江北的小县城,一步步从头开始,想证明给王家看。
 
    “爷爷,三叔他们还不知什么时候到呢,您回客厅内歇息吧。”旁边一个气质淡雅,容貌俊俏的女孩劝道。
 
    “不碍事,不碍事,我这老胳膊老腿,天天打太极拳,站一会没什么事。”陈怀安挥挥手。“好久没看到小凡和小雅了,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是不是个头又长高了?”
 
    老人絮絮叨叨,年龄越大,也就变得爱念叨。
 
    陈宁陪在一旁,带着微笑听着老人自言自语。
 
    她和安雅算是好闺蜜,毕竟两人年龄差不多,都上大四,并且学的也都是经济管理和金融,有很多共同语言。同时两人都算才貌双全,自然有种惺惺相惜。
 
    但陈宁对三叔家的那个小孩,就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固执、冷傲、幼稚、不懂事、没礼貌、被宠坏的小屁孩!’陈宁恨的牙痒痒。
 
    小时候的陈凡因父母工作忙,缺乏管教,又被安雅宠着,自然成了混世小魔王型的人物。直到远离ZS县跑到楚州独自上学,性格才收敛些。
 
    但陈宁对他的观念还留在以前,自是没有好印象。
 
    ‘三叔文采非凡,云姨更是白手起家创建锦绣的女强人,安雅也性格温婉可人,怎么就有个不着调的儿子呢?’想到这,陈宁直摇头。
 
    这时,一辆黑色的大众辉腾开到门口。
 
    从车上走下来陈凡一家。
 
    “爸。”
 
    陈恪行和王晓云赶紧叫道。
 
    陈怀安点点头,然后陈凡等人也上去问好,叫“爷爷”。
 
    对安雅这个干孙女,陈怀安是十二分的满意,整个陈家恐怕都找不出比安雅更出色的下一代了。甚至他还起过撮合安雅和自己大孙子陈安的意思,只是安雅一直比较抗拒,让他略有遗憾。
 
    但很快,他的目光扫到陈凡时,突的瞳孔一缩。
 
    陈恪行和王晓云等人终究年轻,而陈怀安是七八十岁的老者,这一生在宦海起起伏伏,经历过不知多少波折,老人的一双眼几乎可谓洞察世事。
 
    可现在,他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这个平凡的小孙子了。
 
    ‘奇怪?怎么半年没见,小凡完全不一样了?’陈怀安心中惊疑。
 
    别人看来,陈凡还是原先那副模样,不喜言谈、不怎么搭理人,无论长相气质,都很普通。但在陈怀安眼中,自己这个孙子,就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
 
    在那平凡的外表下,是睥睨当世、俯瞰众生的傲然。
 
    这样的气魄,他只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们身上见过,而且陈凡比他们更胜一筹,那一双眼中的淡漠,仿佛看着一切都如石头草芥。只有落在他父母和安雅身上,才带起一丝丝波动。
 
    ‘这种感觉....有点熟悉...’陈怀安心头突的一跳。
 
    想起自己曾去道观中上香,观中的神仙、佛像不也就是这样的眼神?仿佛视众生如蝼蚁。
 
    ‘小凡才十六七岁,怎么会有这样超然一切的心态?我迄今七八十岁,尚且距离看破尘世还有不知道多遥远的距离呢?’陈怀安的震惊没法言语。
 
    但此时别墅中的子女们也都迎了出来,他只好压下心中的惊讶。
 
    “爷爷、奶奶、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小叔一家、大姑一家、小姑一家。”
 
    陈怀安有四子二女,陈凡的父亲陈恪行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陈宁就是大伯的女儿。
 
    他放眼望去,两三百平米的别墅大厅,竟然坐满了人。这些人分布在各行各业,而且位置都不低。
 
    当然,这样的市级家族比起魏家、汤家之类真正的世家就差远了,更不用说高高在上的燕京王家了。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自己这个孙子就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宝剑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