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眼的光让她重新闭上眼睛缓和一下才再次睁开

分享到:
 韩志诚回来的时候,看到她的鞋子在门口,只是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动静,最后还是在自己的房间找到睡着的她。
 
    他居高临下的站在床边凝视着阳光下的她,晌午的暖阳慵懒的洒在她的唇上,异常动人心魄。
 
    他缓缓的弯身,直到半蹲在床边,干燥的大手挑起她精致的下巴,俊脸凑近她的脸,唇亲吻在她诱人的唇上……
 
    睡醒中的乔羽欣感觉呼吸突然被夺走,睁开眼睛发现也是什么都看不到,他竟然早有预谋的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遮住被角的眼。
 
    想要扭头躲开,奈何她下巴也被他霸道的钳住,根本动弹不得。
 
    他的吻有开始的轻缓慢慢加重,呼吸也明显燥热很多,乔羽欣好不容易伸出两只手,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掐住他的脖子,他的吻加重,她掐着他脖子的手也就加重。
 
    一个吻,吻的像是一场pk战似的,韩志诚放开她,她却没有松手。
 
    韩志诚顺手拿开她遮住眼睛的被角,耀眼的光让她重新闭上眼睛缓和一下才再次睁开,其实就算不用看,也知道眼前的人是他,除了他还有谁能如此强势的对她为所欲为。
 
    她一双美眸怒瞪着他,真想手上的力道加大一点儿,掐死他算了。
 
    几个小时前还和其他女人在一起,现在回来就亲她,他自己都不别扭吗?
 
    她还没说话,他醇厚磁哑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蔓延开来,“是你打电话让我妈来的吧?”
 
    嘁,笑话!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她有什么好处?
 
    乔羽欣松开手,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是睡在他的床上,怀里还抱着他的枕头,特别是再看到他就在身边,气不打一出来。
 
    拿起他的枕头就扔在一边,没好气的说,“你这算是恶人先告状吗?你妈过来,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她的意思是明明就是他打电话让他妈来的。
 
    韩志诚站起身来,抿嘴轻笑,“至少你可以光明正大的睡在我的床上。”
 
    “切,看上去我很遗憾你的床吗?”乔羽欣下,床,顺便整理好床铺。
 
    韩志诚自以为是的说,“我以为你稀罕的是我呢。”
 
    乔羽欣大着胆子白了他一眼,指着面前整理整洁的大床,“这张床,我睡的名正言顺。”
 
    说完,气恼的走出房间,还拿房门撒气,砰的一声给摔上。
 
    韩志诚站在卧室里,她刚才那句话是在提醒他什么吗?
 
    谁还和她争床了?她气的有必要吗?还有,她什么时候脾气这么大了?刚才她是在和他耍脾气吗?
 
    不好好收拾她,脾气都变差了,看来是最近他对她太好。
 
    乔羽欣在厨房自己煮面,她都怀疑是不是她不在家,他们兄弟俩都可以不吃饭,冰箱比任何地方都干净。
 
    韩志诚走过来,“我也要吃。”
 
    乔羽欣低头不看他,“没有了。”
 
    韩志诚坐在她的对面,直接把她还正在吃的面条夺走,“那就吃你的。”
 
    乔羽欣拿着筷子看着他,“你怎么不直接连我也吃了。”
 
    韩志诚边吃边说着,“今晚就吃你。”
 
    “……”
 
    ……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耀眼的光让她重新闭上眼睛缓和一下才再次睁开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