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么一说韩志诚竟然一时间无言反驳看着她推

分享到:
那碗面是没有她得份了,乔羽欣放下筷子,“我去超市购物,你吃完顺手把碗洗了。”
 
    “我也去。”韩志诚放下筷子,就要跟着走。
 
    乔羽欣不解的看着他,真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重复一遍,“我是去超市。”
 
    韩志诚点头,“我下午没事,在家也闲着。”
 
    “……”他这人没什么其他企图吧?就算在家闲着无聊,也不可能和她一起出门的男人,今天突然是吃错了什么?
 
    难不成她那碗面里有毒?她想说不用的,说实话,她习惯自己一个人,那样会让她更自在。
 
    在他身边,她是不配有任何拒绝的吧,所以现在他说一起,她百万个不愿意,还是只能和他一起。
 
    反正对她而言,是真的很别扭,上次还遇见他和另一个女人一起购物,现在他就和她一起逛街。
 
    路上,他开车,她坐在副驾驶,韩志诚问她,“真的不是你给我妈打的电话?”
 
    乔羽欣看都没看他,偏着身体,目光望着车窗外匆匆略过的街景。“我图什么?”
 
    韩志诚抿嘴,看来真的不是她,算是他想太多吧,那么既然不是她,一定就是韩志轩那个臭小子。
 
    那臭小子也需要好好管管了,还学会打小报告了,指不定他是怎么和老妈那边说的。
 
    快到超市的时候,韩志诚有说,“看你这样子,很不乐意回来住?”
 
    乔羽欣说,“本来都打算分开一段时间的,现在觉得自己是逼不得已才和你在一起的。”
 
    韩志诚轻笑一声,“所以,是不是应该懂得我当时逼不得已娶了你的感受。”
 
    “我……”乔羽欣回头看着他,可能他也是觉得突然又提起她逼婚的事情很不妥,目光稍微闪躲。
 
    乔羽欣收回视线,目视前方,“对,所以如果我能重新选择一次,我就是喜欢你到死,都不会那么做。”
 
    “很可惜,没有如果。”他说这话的时候,仿佛还有点儿幸灾乐祸。
 
    乔羽欣赌气的说,“没关系,我学会了改。”
 
    韩志诚还想和她说什么,乔羽欣指着前面的停车位,“那边停吧,不然很难找到车位。”
 
    韩志诚自己都想不通,他是怎么就那么听话的按照她指的地方好好停车。
 
    车子刚停好,他还想问问她,刚才她说的改是什么意思,乔羽欣已经自己开门下车。
 
    韩志诚解开安全带,下车,跟着她身后往超市走,她推着购物车,他就大爷似的,双手插在裤兜里,走在她的身边。
 
    走到生鲜区,他指着一条大鱼说,“买那个,我想吃鱼。”
 
    乔羽欣直接没搭理他,他妈妈不喜欢吃淡水鱼,他是不知道吗?
 
    韩志诚看她根本不理他,就很生气,对卖鱼的服务员说,“帮我杀条鱼,过会儿来拿。”
 
    乔羽欣这次有了反应,回头会准备杀鱼的小哥微微一笑,“不用了,他随便说说的。”
 
    韩志诚反驳乔羽欣,“我今晚就要吃鱼。”
 
    乔羽欣看着他,“妈不喜欢吃淡水鱼,你要是想吃以后再吃。”
 
    她这么一说,韩志诚竟然一时间无言反驳,看着她推着购物车往前走,旁边杀鱼小哥还同命相连的对他微笑,“我在家也是都听老婆的。”
 
    韩志诚跟在乔羽欣的身后,就很巧的就走到之前买料酒的地方,他随手拿了一瓶上次她推荐给别人的新牌子。
 
    乔羽欣今天就是故意和他反着干,把他拿的料酒放回去,还是选择了之前的老牌子。
 
    韩志诚说,“上次你说新牌子味道好。”
 
    乔羽欣看他一眼,“新人觉得新牌子味道好,旧人还是习惯了老牌子。”
 
    韩志诚眯眼看她,她是不是哪里不对劲啊?一瓶料酒,怎么还能比喻成新人旧人?难道她……可能吗?
 
    “乔羽欣,你不会以为我和欧阳一如有不正常的关系,而你在吃醋吧?”
 
    乔羽欣冷哼一声,语气凉凉的,“算了,我没那个资格。”
 
    她这语气,韩志诚仔细一分析,和之前她说的那些酸溜溜的话,不是吃醋才怪,所以说,乔羽欣,你也会吃醋是吧。
 
    好啊,那就继续好了,看她还能怎样?
 
    韩志诚大爷似的走在她的身边,就偏偏要买那瓶新牌子的料酒,“这个新牌子我明明吃过,味道就是比那个老牌子好很多,做的菜也香。”
 
    乔羽欣白了他手里的那瓶料酒一眼,但凡敢在他面前耍小脾气,她就能直接夺过来给摔了。
 
    她说,“好啊,你觉得好吃就买吧。”
 
    韩志诚故意再问,“你说的?”

欢迎转载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ek娱乐平台彩票-ek娱乐平台好不好 » 她这么一说韩志诚竟然一时间无言反驳看着她推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